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uhong

用文字图片记录我的人生

 
 
 

日志

 
 

教师――一个庞大的弱势群体(转)  

2008-10-12 09:27: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温饱线上的徘徊:为谁辛苦为谁甜?   

     众所周知,国家三令五申不准地方拖欠教师工资,但及时发放工资对绝大多数教师来说就像天方夜谭。该长的不长,不该扣的双扣掉,这对教师来说更是家常便饭,对于农村教师所得报酬仅是档案工资的80%、70%、60%甚至更少。在消费水平日渐提高的今天,教师微薄的收入要用来补贴家用、孝敬父母、教养子女。可以想像,这个庞大的教师群体会有多少捉襟见肘的尴尬事!   地方财政不见得有多紧张,教师生活的紧张却是有目共睹的。即使这样,但凡有什么捐款、集资、扶贫活动,没有一项能落下教师。捐款济困可以理解,可是当他们满怀爱心参与了之后,才知道所捐钱物大都不知去向。扶贫也是好事,可这并不属于教师的职责范畴,而是地方政府的分内工作。教师已经够清贫了,又有谁来扶助他们呢?那些所谓的集资也大都成了无头公案。可是在很多地方,这些事情是以行政命令的形式强制执行的,已经成为某些党政干部捞取政绩的手段,作为无私奉献者的教师们只能慢慢体会囊中羞涩的无奈。   

    教师工作之余,还要应付各种名目繁多的考试。每一次考试都因为要交资料费、培训费、监考费、证书工本费而被某些人看好,视之为敛财的极佳途径而一再使用。什么红本本证书作废了,换成蓝本本的了;什么上次的小蓝本本证书过时了,改成大蓝本的了。每一次改头换面,都要将这些收费项目重复一遍。如果实在找不到考试发证的理由了,就把某些考试再来一次。每位教师的抽屉里都有一大摊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派上用场的证书,而且这证书还有逐年增加之势。不想要证书、不想考试、怕花钱吗?可以,但评职称要卡你,即使卡不了你也要吓唬你。本来已经所剩不多的工资就这么被一口口、一点点地啄走,老师们所能做的只有隐忍。就这样,不该学的都学了,而真正应该走出去学习,提高业务水平的机会却很少,原因仅仅是公派的学习是要报销差旅费的,为节约大计,还是不派有去的好。所以教师极少有去外省市学习先进的教育教学经验的机会,一种好的方法在农村推广开来,被应用到课堂教学上,比起城市要晚一两年,甚至好多年,这就人为地造成了现代教育的城乡差别。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千百年来,这已经成了规范教师职业行为的紧箍咒,也成了社会对教师的统一要求。八小时之外,加班是应该的――谁让你从事的是太阳下最光辉的事业呢?!你必须甘为人梯,甘为人作嫁衣裳;加班费是象征性的――不能只顾眼前利益,过多地计较个人得失;课余时间不能为牟取私利办辅导班,不能搞第二职业(既便是在漫长的暑假里)――所谓饿死事小,失节事大,要维护人民教师的光辉形象。作为孔圣人的后继者们,教师深感悲哀。商品经济条件下,教师的自我意识正在日渐觉醒,他们已经开始意识到,只有在个体性的小我得到基本满足的情况下才能成就社会性的大我。试想,工资收入仅能维持在温饱线上挣扎的生活,在社会物质文明高度发达的今天,谁还会因为有一箪食、一瓢饮而像颜回一样怡然自得(他之所以能够这样,很有可能是没有家小拖累,应该属于那种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简单快乐)?这样,我们也就能够理解那些在农村学校工作多年,成绩不小收入不高的教师投奔私立学校的举动了――同样是教书育人,只要肯努力,温饱不成问题了,也许还有望奔小康呢!   

    二.指哪儿打哪儿:我们都是神枪手?  

   当前,我们国家处于转型期,教育也处在转型期。农村教师也面临着素质教育和“应试教育”的艰难选择。素质教育是潮流,是均势,是教育自身发展的客观要求。作为教师,应该而且必须选择素质教育,这已经是不容置辩的事实。可是在目前情况下,教育本身就存在着心口不一的欠缺:首先是对素质教育和“应试教育”进行了严格的界定,然后心存侥幸地认为教育这粒子弹将经由素质教育的弹道射中“应试教育”的红心,也就是天真地认为素质教育是十全大补丸,是把万能钥匙,可以由此及彼,可以所向无敌。可是在一线教师的眼里(可能道行尚浅),这种自上而下的教育改革说穿了就是在基础教育中极力淡化学生的个性差异,让学生吃大锅饭。那些基本的教育思路很有和稀泥之嫌:对优秀学生要进行表扬,以保持他们旺盛的求知欲;对问题学生也要善于发现其闪光点,及时表扬鼓励,以激发其学习兴趣。不按成绩排队,不唯成绩论优劣,你也好,他也好,大家都是好学生。具体操作了这种和稀泥式教育之后,我们发现,此举与大家(包括提出者)所期望的结果大相径庭。当素质教育的勇士遇到一年一度的考试杀手时,只有举手投降。这样的结果对教师来说,仅仅是投降而已,对教育事业来说,也仅仅是一次不成功的试验。可是对那些被这试验葬送了大好前程的农村孩子来说,这却是一生的遗憾。因为在农村,普通家庭中的孩子要想改变命运唯有考学一途。直到这时候,我们才放弃了幻想,才开始怀疑世界上是否真正有万能钥匙和十全大补丸。就在这怀疑中,教师已经被定位成了神枪手:上级检查来了,你就得是时下流行的素质教育模式。什么创设问题情境,活跃课堂气氛,沟通双边关系,服务学生学习,给人的感觉要新鲜热闹、参观性强等等不一而足;测验评比来了,你马上就得变回去,该加班还是加班,该题海还要题海。必须让学生考出高分,必须让这分数成为领导可资炫耀的业绩。可是扪心自问,教师自觉还是不是神枪手,一个人怎么可能同时走两条路呢?踏上这一条就意味着舍弃另一条,一条关系着整个教育的命运,另一条维系着学生的命运,现实的情况决定二者之间存在暂时的矛盾。教师在这夹缝中面临这两难的选择,自然感觉茫茫然无所适从。教育的命运毕竟是社会背景下大教育的命运,还是个体教师所能左右的,在教师看来,更客观更实际的是教育领导者的要求和学生的升学。这样的结果使现代教育派生出了一个畸变的怪胎――披着素质教育外衣的“应试教育”。这罪过归根到底还是要教师自己来背负,谁叫你是教育的实施者呢!有气忍着吧。   

     我们羡慕美国教育气氛的宽松,也在极力模仿他们轻松愉快的教学方式,刻意地追求教育外在的形式上的美感,却忽略了中美社会背景的差异。美国有着深厚的民主传统、健全的社会保障体系,教师职业有着高而稳定的收入。美国教师不存在中国教师特别是中国农村教师的种种顾虑,不必对教学成绩耿耿于怀,相对来说心理压力较小。所以他们的教学可以不拘常法,可以寓教于乐,甚至亦庄亦谐。可是我们中国就不同了,教师特别是农村教师身受来自学校、家庭和社会的多重压力,其精神紧张不言而喻,所以他们距离真正轻松愉快的教学还很遥远,因为教学成绩关乎教师一家老小的吃饭穿衣,一点马虎不得,否则,对不起――   

     三.末位淘汰:炒你没商量!   

     几乎所有的学校都有这么一说,据说是参考了现代企业管理的某些做法。这样一来,每年总评在后2%的中青年教师便常常有被炒之虞。而现在的中青年教师都经历了当年的寒窗苦读,很多80年代的师范生就是当时国家为培养师资,从中考、高考超过分数线的学生学生中又择优录取的,所以无论从业务素质还是个人修养方面来说都是过硬的。因为国家需要,他们才在学业有成之后留在了农村,并且扎根在农村。类似的淘汰政策的出笼,对已经为农村教育奉献了和正在奉献青春的教师们来说无疑是一种嘲弄。不给学生排队却要给教师排队,而排队的范围如此之小――以校为单位。农村学校的规模普遍偏小的事实造成了人人自危的局面。只要排队就必然有前有后,学生之间的竞争已经远离了“残酷”一词,成人世界里却又要上演有你没我、有我无你的不见硝烟的惨烈争夺,想想便叫人心寒。   

     更有相当一部分教育管理工作者将“没有教不会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奉为经典,经常以此来鞭策广大教师。苦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们是不是也可以这么说:“没有不会教的老师,只有不会管的领导”,相信他们也会认为这种说法有失公允。可见“没有教不会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并不是什么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我们有理由认为,这是部分教育管理者推卸责任的话,是教育要求千人一面、不敢正视差别的话。育人是项系统工程,受着方方面面因素的制约,将全部责任都强加在教师身上,我们认为有失偏颇。   面对这些不公平的对待,我们的教师还是始终如一地潜心教学,他们越是接近农村孩子,越是接近农村生活,便越是感觉肩上责任重大,越是无法割断与农村教育的血脉联系。他们觉得没有理由让孩子们重复父辈面朝黄土背朝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单纯农耕生活,应该让他们有更高的理想和追求。所以农村教师工作踏实努力,实在是职业良心驱动而并非什么末位淘汰制使然,但这种措施却给教师带来了巨大的精神压力

      由于上述种种原因,都使得教师日益演变成一个庞大的弱势群体,越来越无力抗拒来自外界的重重压力。长此以往,恶性循环,教师将不堪重负,教育的发展将陷入困境。这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有关部门都来关注教育的现状,关心教师的生活情况和身心健康,从而促进教育的持续发展。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